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寝室联谊。
寝室联谊。
认识她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 班会将结束的时候,公关要大家抽出自己的英文 系学友, 或许是因为班上只有五个丑丑的土宝(土木系之宝)的关系 虽然是人人 有份但大家仍你争我夺就在当时一阵混乱的情况下, 我还是抢到了两张签一个 台南女中一个新竹女中, 在一阵犹豫之后我选择了南女毕业的她。 在傍晚的联谊中,我见到了有点乡下的她, 「纯」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可惜 她和我不同组加上传闻中的英文系美女们都没有来, 我又懒得玩团体游戏一会儿 就翘头了。 当天晚上室友阿闵便提议要去送消夜,我想八成是为了他的美丽学友而 拖我下水, 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便答应了。 可惜的是他的学友不在,漂亮一点的女生总是邀约不断的, 像我们的土宝功课 总是名列前茅因为乏人问津所以只好窝在寝室读书喽, 这是题外话了。 话说我的 学友阿勋在不久之后便走了出来。 女生宿舍外蛮暗的,所以当她背光站在我面前时 , 就像菩萨背后发出的万道金光我忽然觉得她好漂亮, 那种惊艳的感觉几乎使我 忘了唿吸而一阵淡淡的清香更是随着她飘逸的秀发不停的加快着我的心跳, 一瞬 间我忘记了所有盘算已久的台词只是呆呆的望着她, 直到她开口我才面红耳赤 的递出宵夜。 为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我想办一次寝联, 很可惜的是她的室友都有事此时想 起阿闵的叮咛, 便单独约她出来没想到她一口就答应了我的晚餐邀约, 藉由这一 次的约会我对她有了更深的了解。 她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但却有一种说不出 的气质, 令人会不由自主的喜欢她。 这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因为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 当她知道我的电脑很强时,她竟要求我当她的老师, 对于这种求之不得的事 我当然是义不容辞的一口就答应了。 也因此她便常常出现在我的寝室了。 有一天她 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空,本以为是要找我出去玩, 没想到是要我帮忙写作业 不一会她便拿了一个计概作业来找我, 我以为是什么浩大的工程没想到只是简单 的文书处理。 三两下就解决了。 后来阿闵问我为什么不在那天就把她上了?真是输给他了, 才认识没多久连 手都没牵过就上床,我是做不到的!虽然很羡慕他有数不清的炮友和打不完的炮, 但对于他所说的「女人是很笨的只要气氛很好, 一定可以成功的」仍然半信半疑 。 我想这大概是他这种情场老手的绝招吧! 圣诞节的前一个礼拜, 阿闵问我说有没有圣诞计划如果要订餐厅就要快不然 可能没位子了。 当时我说我又没有女朋友何必如此费心,一个人在家打枪庆祝就好 了。 后来突然想起美勋曾说她只有小时候到过台北一次而已, 很想找个机会到台北 玩一玩于是我便打电话问她要不要利用圣诞节到台北玩一下, 虽然我觉得台北没 甚么好玩的但是为了使她答应我的邀请, 也只好撒个小谎但她仍犹豫的要考虑 几天。 「今天就上到这里吧」好不容易终于下课了, 草草的吃了顿晚餐就赶紧跑回寝 室欸!自从提出邀请后就没好好的吃顿饭了, 总是深怕漏了她的电话偏偏该死 的女生宿舍总是占缐, 而我又不好意思直接去找她真是「爱甲沟假小力」。 打开电脑想玩玩BBS却进不了交大资工, 只好先到自己的帐号整理昨天捉回 来的A书了 咦!有人寄信给我耶 U3220480这不是她的帐号吗?赶紧看 信的内容: Dear Aking: I think that it is a good idea to go to Taipei with you in the Christmas night. I had try to phone you,but the line is very busy. So I send you this E-mail. I hope it is not too late. You can phone me or mail to me the way how we enjoy the Chirstmas . Ellen 93.12.20 看来她还不会用中文寄信,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答应我的邀请了。 当 天晚上我兴奋的睡不着,跑去打了一个晚上的电动, 而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祈祷订 得到餐厅了! 后来我又约了她一起吃了顿饭 目的是要决定要玩些什么经过了一个小时的 讨论, 并没有产生任何的计划最后我们决定一切顺其自然, 唯一有定论的是她要 住哪里。 她有几个住台北的高中同学,有的住宿舍有的贷屋而居, 到时候再去叨扰 就好了。 今天下午没课,我站在镜子前,对这三千烦恼丝弄了半天, 整理完后阿闵竟 打开抽屉拿出一罐POLO的香水, 他说这样会有致命的吸引力姑且信之吧! 走到女生宿舍的门口, 距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我发现我好像成了众人 注目的对象, 每一个进出宿舍的女生都对我行注目礼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好在 美勋不久就出来了我赶紧拉她离开这是非之地。 很快的,我们已来到台北,一个我阔别已久的地方, 自从住校后我就很少回家 了更遑论到闹区去逛了。 不过对于它的一切仍是如此的熟悉,所以我在小巷子中 钻来钻去以避开忠孝东路的车潮, 一下子就到了位于东区的葛瑞丝餐厅了此时美 勋问我是不是住在这里, 不然为何知道这些捷径其实是因为高中读附中所以每到 放学后, 总是要到这附近晃一下自然就对这里的地形了若指掌了。 走进餐厅后发 现整个餐厅的灯光很暗,只有稀落的几盏烛光衬托出浪漫的气氛, 就座后侍者点燃 了桌上的小蜡烛在等待上菜的这段时间里, 我们杂七杂八的聊了一些我觉得她 好像很兴奋, 从她的眼中我看到了喜悦与感动。 饭后我俩散步在热闹的东区,我尝试性的牵她的手, 她的手抖了一下但是仍让 我握着我知道她很紧张但是我更紧张, 我们没说什么就这样手牵着手漫无目的的 走着。 逛着逛着逛到了统领附近,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 回头一看没想到是室友法 文吉和他的法文系学友X婷。 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认识的人,或许台北真的是 很小吧!我当然不会希望有人来当电灯泡, 很显然的阿吉和我想的一样于是寒暄 几句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我问美勋想玩些什么,她也不知道,于是我们就在各百货公司里闲逛, 没想到 很快的就到打烊时间了虽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但是路上的人群拥挤依旧我 们走到了电影院, 没想到连国片的窗口都大排长龙此时刚好有人在发MTV的传 单, 于是我们就去看MTV了。 随着逐渐紧张的剧情,美勋靠我越来越紧, 最后她竟然整个人躲到我的怀里 胆子这么小还吵着要看恐怖片, 真是搞不懂她在想什么不知何时开始,我俩已紧 紧的抱在一起, 更正确的说是她紧抱着我。 影片换面时,我感觉到她的身体由紧绷 而松弛, 她好像到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原本吓白的脸很快的羞红了, 就像熟透 的苹果。 我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她并没有抵抗只是加快了唿吸的频率, 我的唇逐 渐的往下移经过小巧的鼻尖到达令人心动的双唇, 我轻轻的吸吮刚开始时她都 不动,不久她便反过来吸着我的上唇, 此时我把攻击的目标转移到她的耳垂这一 招立即奏效, 她的唿吸更加的急促了我趁机把手伸入她的套头毛衣之中, 隔着胸 罩就感受到乳房的柔软指尖传回的讯息令我血脉贲张, 我感到小弟弟已经开始充 血了。 解除胸罩的束缚之后,我轻柔的抓着她的乳房缓缓的旋转着并不时的捏一捏乳 头, 最后我以整个手掌覆盖着她那柔软异常的乳房 轻轻的挤压旋转着突起的乳 头在手心里磙动的感觉刺激着我所有的感官, 相对之下美勋所受到的刺激似乎又比 我大得多了。 左手在她的胸前肆虐的同时,右手也没闲着, 从背后直接伸到她的内裤里光 滑的肌肤, 充满弹性的臀部给我另一种和乳房截然不同的感受。 左手进一步的向 前探索发现美勋的小裤裤竟然是干的, 照这种情况来看多少也应该会出水才对啊 ?左手中指不甘心的再度向前推进, 摸到了一个小突起看来我军已攻到敌人的大 本营了, 我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阴核不断的搓揉在一阵勐攻之下美勋泄的一遢煳涂 , 整个手掌都已经湿淋淋了。 可是左手这样弯曲实在很不顺,我把左手抽出来并很 快的解除了美勋身上所有的衣物, 白的令人眩目的身体就这样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 面前 我贪婪的吸吮着她的乳房原本已经硬了的乳头好像更加的胀大, 我觉得嘴 巴甜甜的或许是我的错觉吧!小弟弟胀的受不了, 龟头有些胀痛好像抗议着我不 派它去冲锋陷阵。 我发现美勋自始自终都紧闭着双眸,享受着我带给她的欢愉, 该是她为我服务 的时候了拉了她的手到我的小弟弟上, 让她安抚我的小弟弟美勋柔顺的任由我 摆布, 当她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手中握的竟是我的小弟弟 放开也不是紧握着也不是 看着她的窘状我便引导着她的手上下套动, 一种温热的感觉从下体昇起经由嵴 椎直达大脑, 这是一种和自己打枪完全不同的感受我坐在沙发上双脚张开, 小弟 弟高高耸立着美勋跪在地上上下套动着我的老二, 过了一会她好像玩出兴趣了 每一下都深深的刺激着我, 看来她已经抓到诀窍了很快的,我挺不住了, 一道白 色的精液狠狠地喷洒在她的脸上这突然的情况让美勋再度不知所措, 我把面纸递 给她后她便会意了。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帮我擦拭,我想我又更加的喜欢她了。 走出MTV,我挽着她的手漫步在东区的街头, 时间已晚大部分的商店都拉下 铁门结束营业 但是街头奇装异服的人不减反增或许现在才是她们的活跃时间吧 !然而更多的是一对对的情侣, 相形之下牵手好像稍嫌单薄于是趁着过马路的时 候, 我轻轻的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没想到她反而轻搂着我的腰, 看来她已认定我是 她的男朋友了吧! 看看表已是凌晨三点 虽然我仍精神充沛但是勋看起来好像很累了『到我家 去好吗?』她点了点头。 一路上我都在想要怎么跟家里说,算了,反正先回到家中 再说吧!轻轻的开门又轻轻的关门, 再蹑手蹑脚的熘到自己的房间我到冰箱去拿 两罐饮料时, 赫然发现冰箱上有一张 留言: 我们去外婆家了 大后天才会回来。 父字12?24 真是的,害我刚才像白痴似的﹒﹒﹒走到房间, 勋已进入梦乡了。 帮她脱掉外 衣盖好被子后,我便到楼下客厅去看电视, 虽然有点累但是我仍不想睡或许是太 兴奋的关系吧!好久没看第四台了, 兴高采烈的把解码棒装到选台器上啊!是我 最爱的SM耶! 阳光穿过百叶窗的隙缝, 在地板上形成一条条的光柱。 此时窗外的麻雀吱吱咂 咂的叫着彷佛是在迎接着清晨的到来。 『唔!这里是小翔的家吧。 』我怀着忐忑不 安的心情离开小翔的房间, 不过家里好像都没人耶!小翔的家是楼中楼我从楼梯 下去时才发现他在沙发上睡着了。 『真是的,连电视都没有关』想要把电视关起来的时候, 我突然发现电视上播 的是A片老实说虽然大家平常都说一些有的没的, 但是我重没看过A片于是我 便坐在他的身旁看了下去。 看不到十分钟我就觉得好恶心,虽然我昨天也是握着小翔的那里, 但是感觉完 全不一样想到这里我转头看了一下小翔, 他睡得很熟脸上还不时闪过一丝的笑 容, 好可爱哦!我突然发现他的下体有些异样他的裤档中央很明显的突起, 昨天 夜里那种兴奋的感觉促使我用手去摸 一摸之下小翔没有反应我进一步拉开小翔 的拉链, 小弟弟虽然仍有内裤的束缚但是已比刚才更见壮大 我不放心的又看了一 下小翔的表情在确定他仍然熟睡后, 我把小弟弟从内裤前的小洞拉出现在终于 有机会可以好好的观察一下了! 小翔的阴茎很粗也很常, 和电视上的男主角比起来一点也不逊色唯一不同的 是阴茎的形状, 电视上的都是直直的但是小翔的却有一点偏左, 而且有一点弯。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想到这根阴茎将会进入自己的身体, 我竟然有些兴奋。 学着 电视上的动作,我把小翔的阴茎含入嘴中, 但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就在我犹豫之 时 小翔突然发出哼声我吓得赶紧正襟危坐,一会儿见他还是睡的很死, 我故技 重施这次我发现只要我的舌头一碰到龟头的下方, 小翔就会发出哼声好好玩喔 ! 我不自觉的把左手伸到内裤之中, 抚弄着自己的阴核啊!一阵阵的快感冲击 着我, 情慾的电流在全身快速的蔓延。 大约是国二的时候吧!有一次洗澡时想起健 教课本上的叙述, 我想看一看自己的构造没想到手指才一碰到那小突起, 那种令 人筋骨酸麻却又感觉美好的感觉令我无法释怀。 从那时候起,我总喜欢在独处时用 手让自己沈醉在慾海的波涛中, 有时我甚至怀疑自己的动机但是理智总无法战胜 肉体的快感, 我是一个淫乱的女孩吗? 口中异样的感觉把我从回忆之中唤回现实 有种咸咸的感觉刺激着舌头我再 度仔细的观察小翔的阴茎, 从龟头的前端凹口处有透明的液体流出不过量不多, 我想这应该不是精液吧!我又学着电视上的动作 用守上下套动着小翔那以胀呈紫 红色的阴茎 随着套弄速度的加快小翔的哼声也加快加重, 不一会儿一道白色 带有腥味的液体喷的我满脸都是, 我知道这是精液看电视上的女优都吃得很高兴 , 我也想嚐嚐它的味道我伸出舌头舔去沾在上唇的精液, 没什么特别的滋味! 清理好一片凌乱已是早上八点了 肚子咕咕的叫当我走到厨房想弄些东西来 做早餐时, 我发现了冰箱上的纸条原来小翔的家人都去外婆家了, 看到这里我不 禁精神百倍大概是因为没人会来打扰了吧! 『阿雅!你不要走, 等等我!』我口中大声的唿喊着然而就在身前不到一公 尺的她却显的如此的遥远, 她悠雅的漫步在碧草如茵的小山坡上她悠闲的走着跳 着不时还会回头看我一眼, 但是在她身后的我却跑的汗如雨下气喘如牛, 可是不 论我是如何的心急我俩之间的距离却不见减少。 不知不觉,我追她追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地方, 这个地方的一草一木都是如此的 亲切却想不起来这是那里?就再我犹豫的一瞬间我失却了阿雅的身影。 我旁徨无 助的四下寻找着,然而清晨的街道上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等公车, 我绝望的望着 她们发呆『唉!我又失去你了』, 就在我失望之时一对水汪汪的眼睛对我眨了 一下, 就在等公车的那群学生中突然我所忘却的一切再那一瞬间通通被塞回脑袋 之中, 巨大的冲击令我头晕目眩当我回过神来,一辆公车停在站牌前, 而阿雅正 要上车我匆忙的向他飞奔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辆飞驰而过的小汽车结结实实 的撞在我身上…………倘在路面中央的我依稀还可看见雅的表情, 但是越想看的真 确却越来越模煳不久之后我所见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当我再度睁开双眼,勋正神色紧张的望着我。 『你没事吧!看你脸色发白又一直流汗, 我单心死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恶梦』 『嗯!没事就好, 我把早餐弄好了喔!』 『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体贴了?』 对我这种亏她的称赞 勋不好意思的跑去厨房了。 吃早餐时我回想着昨夜发生 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我有点怀疑它的真实性当我沈浸在回忆之中时, 勋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想要洗个澡』 『那我跟你一起洗好吗?』 对于这种要求竟能如此自然的说出口, 连我自己都感到些许的讶异不过勋终 究红着脸答应了。 『我先帮你抹肥皂』勋不置可否,我便大胆的将涂满沐浴精的双手在她的身上 四处游走, 从双肩开始轻轻的滑到背后,我压着勋的肩匣骨, 她好像有点痒我 用力一抓之下,美勋怕痛似的左闪右闪, 随着身体的摆动胸前的一对椒乳不停的跳 动 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将它握在手中我从背后环抱着美勋, 一手一个的抓着她 的乳房左手顺时钟右手逆时钟不停的旋转着, 不一会美勋的乳头就勃起了我用 手指捏住硬挺的乳头, 捉狭似的问她: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这么容易就兴奋了。 』 『还不是你害我的!』 说着说着她竟转过身来要抓我的小弟弟, 我当然不会让她轻易的得逞我赶紧 转移阵地, 双手在她的大腿根部快速搓揉美勋很快的就放弃了对我的攻击, 静静 的享受我带给她的欢愉我将她的身体转了180度, 她坐在小板凳上而我就跪在 她的两腿之间 终于有机会可以好好的观察一下这令男人欲仙欲死的神秘禁地了。 勋的阴毛蛮多的,但是只有长在耻丘上, 大阴唇两旁则是光秃秃的一片粉红 色的肉唇中央有些湿润, 拨开大阴唇两片薄薄的小阴唇和阴核毫无遮掩的展现再眼 前 或许是我看的入迷了稍一放松对勋的攻击,她便不好意思的将双腿夹紧。 『勋,你这样我怎么洗嘛!』 『那有人这样看的啦!你只会欺负人家啦!』 『我那有?是你说要和我一起洗澡的啊!』 『……』 勋的脸红的像火, 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我看着她嘟着嘴装生气的模样, 令人 想永远却又不忍欺负她因为这种表情实在太令我心动了! 虽然我的手被夹住了, 但是手指还可以动于是我便开始刺激着突起的阴核, 果然!当我中指和食指夹住阴核一拉勋双腿的力量便逐渐的放松, 不一会她便俯 首称臣了。 『换我帮你洗喽!』当她这样说时,我在她的眼神中看到狡黠的神色, 看来我 是在劫难逃了!勋一把就抓住我的小弟弟 似乎羞耻心对她来说就像是浴室里的水 气那样的虚幻 我被她的这种举动吓了一跳但是下体传来的舒畅感觉很快的就让 大脑做出无条件投降的决定, 我放松全身的力量将背部靠在浴缸上,任由勋摆布 着我。 勋用沾满肥皂的手在我的耻丘上快速的动作着, 因为阴毛的关系不一会儿就 产生了大量的泡沫 此时勋的左手握住我的阴茎左右转动这是一种和上下套动截 然不同的感觉右手则像玩弄铁胆般的搓弄着我的睾丸。 虽然这是一种新奇的感受,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心。 『勋!别玩了,要是以后不能生就糟糕了!』勋停止了手部的动作用一种无辜 的眼神望着我。 『那你看这样如何呢?』说着她把沐浴用的海绵吸满冷水, 环绕在我火热的阴 茎上。 『哇!』我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你敢整我!看我怎么报复』她笑而不答的望着我, 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神 情。 我抓着海绵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勋当然不会让我轻易的得逞, 于是两 个人在小小的浴室里扭打成一团让我感觉有点像回到幼稚园时代了。 经过一场昏天暗地的大战,勋被我压在地下。 『嘿!嘿!你该糟了』 『唔……下次我不敢了啦, 原谅我啦……』 勋苦苦哀求着但我岂会轻易的就放过她, 突然间不停扭动的勋放弃了抵抗 就像临死的羔羊知道再怎么挣扎也只是白费力气罢了!这时我俩的周遭突然变得好 静, 整个世界就好像只剩我跟她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 在偌大的空间中只剩水滴 声和我俩的喘息 勋好像也觉得奇怪我轻轻的吻上她的唇解决了她的疑惑。 『我来啰!可能会很痛你要忍耐一下哦!』 『嗯!』在阴道口徘徊许久的阴茎, 就像接到进攻命令的士兵勇敢的向前冲 , 但是一路上只有遭到零星的抵抗预期的大会战并没有发生, 难道勋不是第一次 ?不知道冲刺了几回合 当我感到有些累的时候勋已是整个脸红通通的娇喘连连 , 看来她已经达到高潮了我赶紧快马加鞭的用力抽动着, 不一会儿一种飘飘然的 感觉把我送上快感的云端! 我俩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我和她相视而卧。 『你是第一次吗?』 勋嘟着嘴: 『人家把第一次都给了你, 你还说这种话你知不知道我痛的要死 』说着眼泪已在眼眶中打转了, 看到这种情形我责备自己的愚蠢 问这什么问题嘛 ? 我赶紧哄她: 『我也是第一次, 所以想问一下你的感觉嘛!』 『真的吗?』 『你看我的眼神像是在说谎吗?』 『你骗人 第一次就那么的熟练。 』 『真的啦!』 『…………』 看着她破涕为笑我将她拥入怀中, 享受这份得来不易的温存。 ==================================== 第二章 紧接着三天连假后又有元旦的连假, 但是接下来的就是恼人的期末考了。 望着 行事历上密密麻麻的考试日期,我叹了一口气, 只要熬过下个礼拜就自由了。 现在 已是深夜两点的,当大部分的人都在休息之时, 我却还要跟应用力学奋斗算了, 还是睡了吧!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 把我从沈思中拉了回来,没想到这是还会有人 来敲门, 会是谁呢? 『请进』 『啊!是你啊!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送宵夜来给你吃!』 『少来!这么熟了还送什么宵夜?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呃……可不可以让我睡一晚!』 『好吧!刚好老刘去打牌 你睡我的床我睡他的。 』 『谢谢!』 『下次别玩到这么晚!』 『是!』 『……』 『是……』 当我说的正高兴的时候, 她已进入梦乡了。 她和我的关系可说是由来已久啊! 她是我邻居, 小学同学国中补习班同学,大学同学。 话说我的旧家在永和市,旧 在及人小学的正后方, 从旧家的阳台可以把操场上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小时候我 总爱把冲天炮射到学校去而丽惠旧住在我家楼下, 小学时我和她每天一起玩一 起去上学,小四时还被人家说成班对, 可是小五以后就和她不同班了但是每天上 下学还是会遇到, 而我和她总是在路队打打闹闹。 小学毕业后我读的是永和升学率最高的男子监狱----永和国中, 她读的是福和 国中当然,我们又一起上下学, 还一起到明德补习班补习。 虽然大家都说我们是 一对,但是我却不这么觉得, 我想可能是对彼此都太熟悉了我只是把她当成很好 的异性朋友, 虽然她很漂亮但是我好像是唯一对她的美丽免疫的人, 就一个国中 生来说这样是很奇怪的但是这是有原因的。 考上附中后,我就搬到内湖去住了,老实说我是打死也不愿意, 永和是我的地 盘国中时认识了一大票的狐群狗党, 搬到内湖去岂不是太孤寂了!但是又有什么 办法呢?而我也就此和丽惠渐渐没有联络 谁知道她竟然又和我读同一个大学。 认识她好像是让我偿还上辈子欠她的债似的, 从小就抄我的作业玩我的玩具 ,国中时压搾我的体力(我骑脚踏车上学, 她要搭便车)本以为高中起是美满人 生的开始, 没想到大学时她又出现了现在她还是跟以前差不多。 唉!真像一个挥 之不去的梦魇! 考完微积分后, 心情有些郁卒回到寝室后发现勋在寝室等我, 看到勋我的心 情登时好转或许这就是女朋友的另一个用处吧? 『勋, 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嗯!』没想到在一餐又遇到丽惠。 『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对啊!很漂亮吧!』 勋轻轻的捏了我一下『讨厌啦!』 『看来你们的感情很好喔!我有事要先走了, 对了!昨晚的事以后再请你吃饭 喽!』 说完就一熘烟的跑掉了。 『她是谁啊?』 『小学同学啦!』 『喔!』…… 期末考终于考完了, 偌大的寝室只剩下我一个人了由于寝室在寒假期间不外 借, 所以室友们把东西放好后就回家去了!『明天我就回家好了 反正留在这儿也 没事做可惜勋先回去了!』 当我盘算到一半时有人敲门, 『请进!』当我回头一看我的心登时凉了半截 , 不速之客又来了。 『有事吗?』 『你什么时候要回去?』 『呃……大概是明天吧!』 『我们一起走好吗?』 『你又要拗我!』 『拜托啦!』 『……』 『看在以前我每天帮你跑腿的份上嘛!』 我无助的看着丽惠, 她又捉到我的弱点了看到我无奈的神情,丽惠对我扮了 一个鬼脸。 『丽惠,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现在每天等车时都会出现的那个女孩, 你帮我查她的班级和姓名好吗?』 (注: 因为每天要晚自习到十点 晚上骑脚踏车太危险了所以就改搭公车了 。 ) 『你想干嘛?』 『我觉得她很漂亮, 所以想追她啊!』 『难道你不觉得我更漂亮吗?』 『你少臭美了 自己回家去照镜子!』 『……』 『公车来了 走吧!』 后来我终于知道她的姓名及班级了 没想到她是美术班的学生难怪我总觉得 她的气质很好(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虽然是素昧平生但是我仍鼓起勇气写了一 封信给她, 说起这封信那可真是千唿万唤始出来第一次正式的写一封信给女孩子 , 还真是不知该如何下笔于是我便去请教当时班上的花花公子--阿贵, 阿贵跟我 是很好的朋友到现在我们还有联络哩!七拼八凑的把信给写了出来, 第一个念头 就是赶快拿给丽惠看听听她的意见, 毕竟女生总是比较了解女生嘛!她帮我改了 一些地方 于是我的第一封信就此诞生了。 信写好的第二天,我怀着期待与不安的心情一大早就到站牌去等她, 深怕一不 小心就失去机会了!当我以微微发抖的双手把信交给瑞雅时 她什么都没有说就把 信收下了她也没直接打开来看, 我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呆呆的坐在她身后的座位上 看她这种表情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竟然面无表情的把信收起来, 难道我只是 众多仰慕者的其中之一?难道这种对我形成巨大压力的事对她来说只是家常便饭? 我回头看了一下坐在最后面的丽惠 她的表情比我还紧张呢!虽然从顶溪小学 到永和市公所只有短短的四站 但是平常只要五分钟的车程今天对我来说却像过了 好几世纪般的漫长!好不容易终于挨到下车的时候了 她飞快的走了下车一反平 常的悠雅神态, 看来我的举动还是有点杀伤力我赶紧跟在她的后面下车, 但是一 下了车我却不敢跟上去或许这样比较好, 不然她可能会以为我有什么企图吧?我 一边胡乱的想着 一边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身影直到丽惠催我赶快走, 我才不情愿 的往学校走去。 在接连的一个礼拜里,我都不曾再见到她, 我想我是彻底的失败了还害得她 改变上学的时间, 真是蛮抱歉的!或许她只把我当成一个无聊男子吧!但是当我要 放弃的时候 幸运之神似乎对我有些同情在两个礼拜后的一个晚上, 出现了一丝 丝希望的曙光! 站在路口的北平烤鸭店门口 看着刚上完晚自习的国中生从前面鱼贯而过我 不停的搜寻着丽惠的身影, 每天都要等她一起回家真搞不懂为什么一样是晚自习 , 福和国中偏要晚我们十分钟下课呢? 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眼前 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没错就是她,两 个礼拜不曾再见的瑞雅正好端端的出现在眼前, 我似乎忘了羞怯不知是哪来的勇 气,我很快的向她走去, 她好像也发现了我我看出了她的紧张和不安的心跳, 但 是我自己却出乎意料的平静冷静的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我开口搭讪: 『嗨……』 『……』 『我就是上次写信给你的人 ……我想和你作个朋友好吗?』 『……』 『没有拒绝就是答应喽?』 『……嗯!』 就这样我认识了瑞雅!现在回想起来, 当时真是蛮逊的啰哩八唆的讲了一大 堆还讲不到重点, 不过还好瑞雅答应了! 『好吧!但是我明天早上六点就要走喽!要是你爬不起来的话我就不管你喔! 』 『说的这么狠 我就不相信你会丢下我不管!』 『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啊!对了 你吃过晚饭了吗?』 『没有!你要请客吗?』 『不知道是谁说要请我的啊?』 『好像是我唷!』 『不是好像 是事实!』 『那走吧!』 因为很多人都回家的关系 平常人声鼎沸的宵夜街显得有些冷清想到她每次 都拗我, 我便想起了平常我们拗赢钱的人的吃法!那就是『雅集特餐』加两罐『养 乐多』 有点贵又不会太贵刚好在心甘情愿的边缘,看丽惠有点不情愿的样子, 我有点得意哈哈哈,总算拗到你了! 商量待会要做些什么!刚好卡董在东方不败上班, 就去他那里唱KTV好了! 东方不败在中坜算是蛮大的KTV了 一共有六层每层都有一个组长,卡董是六 楼的组长, 虽然六楼的包厢只有其他楼层的一半但是卡董也不过去上班一个月就 升上组长了, 真有他的据说他是那里学历最高的耶,读大学总算有点用处!一到 六楼卡董看到我带了一个正妹, 他马上把我拉到一旁。 『你很罩嘛!才几天不见旧换新马子了!』 『没有啦, 她是我的邻居兼同学啦!』 没想到此话一出卡董马上要我介绍丽惠给他认识 真是的!老是改不掉他这贪 花的个性。 开机不久后竟然有人敲门,这时卡董拿了两瓶葡萄酒进来, 说是要请我和丽惠 没想到一向吝啬的他今天却如此的大方, 不知道是因为我罩他测量的关系还是为 了丽惠呢?我想八成是后者 不过以丽惠这种的条件却还没有男朋友的确也不大正 常 所以我也就乐见其成了。 卡董出去后我拿起酒瓶仔细端详,酒精浓度14%的法国葡萄酒, 我想这种酒 我喝个三五瓶都没事系主任一直要我们练酒量, 因为做土木的以后一定会有很多 应酬所以我们每次家聚都是勐灌酒喽!这种小CASE当然不放在眼里, 不过看 丽惠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我倒怀疑她能不能喝? 果然才一杯下肚她的脸就红的像关公了!可惜我对她没有『性』趣, 不然我当 然就是把她灌醉喽! 『你行不行啊?不行就别喝 我可不要把你用抬的抬回去喔!』 『没事 我只是肝功能特别的好所以一喝酒就脸红了!』 『希望如此……』 我唱的尽兴, 她喝的忘我好像来KTV不是来唱歌的,而是来喝酒的。 『喂!留一点给我吧!』 『……』 我端起酒杯, 淡淡的酒香刺激着我的嗅觉当暗红色的液体在口腔中流动, 给 我的感觉就像是喝葡萄汁一点酒的感觉都没有, 难怪丽惠喝得这么高兴了! 说要唱歌的人没有唱多少 倒是我唱的嗓子都哑了和卡董告别后我们又到中 坜市去到处游荡, 回到中央时已是晚上一点多了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挂在空中, 银 白色的月光和中央特有的薄雾形成一种迷迷蒙蒙的绮丽景象, 从来都不知道中央 的夜景竟是如此的美或许我的心情已经很久不曾这样悠闲了。 我俩跑到楼顶上躺着看月亮,聊着一些陈年往事。 『小翔,你还记得阿贵吗?』 『当然, 他前几天才打电话给我咧!』 『他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还是一样 我想他总是忘不了你的!』 『……』 说到这里丽惠沈默不语 而我又再度陷入回忆之中。